双臂轻展,如风轻盈,羽化彩蝶的翩然,逐流而上,随风随雨,梦里梦外,海角天边。若伊人在水,我愿折翼而行,逐流而下,跫迹长寻,流连山水之间,一去经年,终生不返……

  情到深处,流水落花,何谓有情无意?只是在每场模糊的惘顾中,两眶清泪依旧的难息难止。佛说随缘,我便信缘。为何到头却无缘?
  在每季微凉的落花岁月里,总以为,叶子只要深情的亲吻着枝桠,就不会被大树抛弃于寒风的孤瑟。后来发现,繁星的坠落,是深深太平洋中的唯美呼唤!冷眸中的月光如水被湮没红尘深处,谁用记忆的网将它黯然捞起,遗世无言?

  窗台扣响,青铃随风共环,以欢悦的舞姿奏出相思的袅袅清音。细量才发觉,原来是你此刻粉面掩襟的长声哀叹。既今生不相守,何当来世盏眷恋?请允我执着的沦陷想你的寂寞,许你天涯相忘后,莲心依旧,镜容不辞。

  寂寞如我,我如寂寞。分不清是我在嘲笑它,还是它在讽刺我。一季落花雨,一场花香盈。感你的久违,念你的细语。若可,我愿停留在你曾许我无风无雨的温润时光里,与寂寞别离。

  寂寞无主,亦无愁可销。谁在以寂寞的名义,为心中早已幻灭的渴望与救赎为由,焚烟轻祷?残花分影,雨碎瑶池。可不可否,天头尽时,我都将必然的接受伴随着花开盛世后,独自一人的唏嘘。
  以为将所有的苍白染进霓虹缤纷的喧哗里,便能如花般绽放,便能躲在无声的岁月里凝息,长眠不醒。当寒冬辗转完春秋,冰川消融那刻,才恍然明白发现,赤裸裸的躯壳依旧无从藏身!

  寂寞如影如烟,心碎成殇成茧。辗转流连于每个飘摇绵长的烟雨时节里,上天赋予笔尖的灵感与婉转,而我却如何也写不出心间那抹隐忍的苦涩。于是,我淡漠无言的任它归于寂静,泯于无痕。
  若说思念无漾,那么心碎有声。回忆是你给的苍老,寂寞是你遗留的心碎。并非我将心碎般的寂寞归咎于你,而是,你还我的不再是初见时的盈盈素心,如水清澈,而是,破碎在漫天漫地的漂浮身影。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