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辞职,也许是因为还年轻,应该到处流浪,接触更多碰壁的机会。因为突然,因为年轻,因为任性,我并没有告诉父母,并没有做好受教育的准备。力力姐的义无反顾,接待了那个流浪的我,那句“来来来,想住多久就多久”让我至今感动。初出校园的我,那份易触的感性还在,感性的人对待身边的朋友倍加认真,害怕失去。

  力力姐与去年见面时相比,他已从结婚后的发福回到高中的身材,依旧是寸头,甚至更短。早已不是高中时的长刘海,被篮球场上的汗水淋湿,手将遮眼处划开,尽是潇洒。那时的青春朝阳,如今的成熟奶爸。我也不知从何时起,让理发师剪短点,在短点,短点好。可能短发好洗,以前怎么不那么认为呢,42的海飞丝,多贵。嫂子在厨房做饭,跟我打招呼,我礼貌的回应。唉,失败了,进门前心思缜密的要说客套话,夸夸嫂子以便日后多住时日。这跟在女生面前的那份拘束有关系的,小云多年前就教我不要太腼腆,力力姐便是我的把妹导师,曾经教过女生大爱甜言蜜语的。可刻意的夸赞,或是套近乎,在我眼里那是虚伪人的准则,很难学会,也怪大学全是一班子的汉纸。君君才会评价我。你这人外表太冷,内心暖的,可哪个女的愿意花时间走到那里去。

  和力力姐并排着躺在沙发上聊天,婚后的力力姐被嫂子教育的不错,再也没有用标准的大冶话讨论“姑娘伢”之类的话题,也许藏在心里,不敢说,怕跪搓衣板。力力姐的泡妞真言已经很难听到原声版,曾经的导师做好好的灰太狼。不然说好的吃完饭去撸几局,他也得经嫂子同意,小力力睡着后我们才出门。夜晚大街上,一辆摩托车载着3人从我们身边飞过,我对力力姐说是不是有种怀念的感觉,那时还未结婚的他经常载着我和君君,3人大半夜在无人的大街上瞎逛,有妹纸约立马杀过去。现在跟他说着,他只呵呵不做话题。

  第二天,我就收拾行李回家,并不是嫂子揪着我的耳朵,责怪我带坏力力姐。而是力力姐的女儿这天降临4月19号,我便不好打扰。恭喜力力姐兄弟,车,房,儿女齐备,让我感觉差距越来越大。无业的我在家想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想越烦。之后几天,初中死党老牛骂我老不给他电话,小支援他绝对能帮到。小黑打来电话有工作介绍我,远在军区的涛哥每月会电话来慰问,小云鼓励我刚出来路还长。小杜那句,让你迷茫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本该拼搏的年纪,却想的太多,做的太少!

  一个月后,又是夜晚,我刚下班回到借住的君君家。力力姐骑着摩托在楼下等候,3人趁着月黑风高夜,从老下陆狂奔灵乡,因为我想回家看看。力力姐还是那么奔放,95码的速度,一路上说话,力力姐口水全在我脸上,我也没让君君好过,说的什么,风很大。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