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室友们一起去逛街,走在路上,有两个约莫是小学生或是初中生的小女孩,大声地说着话,打闹着,路人纷纷侧目,我也忍不住转头看了她们一眼,善意地一笑。那一瞬间,我想起了你。

  曾几何时,我和你也这样放肆地在街头嬉闹,或许也曾引得旁人侧目,招来不赞同的一瞥。然而年少的你我全然不顾,仍是放肆的嬉笑打闹着,无数次。

  那时我们喜欢去照大头贴,几块钱就能照一大版。不知道为什么,在一方小小的天地里,我们每次都能笑半天,那笑声惊天动地,常引得老板掀开帷幕,看我们到底在干什么。那三年,我们几乎走遍小镇的每一个角落,一边走一边聊些没有营养的话题。即使我们每天都见面,我们也能在周末煲上一个小时的电话粥,聊的,多半也是些没有营养的话题。多年过去,我怀念那时和你走过的大街小巷,那肆意的笑声。

  那些初中的记忆,有些已经渐渐模糊,有些清晰如昔。但那时候的快乐,仍留在心底,任岁月如何冲刷,仍然鲜艳如初。我已经不记得我们无数个午休聊过些什么,只记得我们常笑得床颤颤的,惹恼下铺。那张小小的单人架床上,承载了你我太多的回忆。冬天的时候,两张棉被叠在一起,有时候睡着睡着,你的那张会掉下去,你还得跳下床捡起来。我怕死不敢睡外边,你就大义凛然地承包了外边。你睡觉习惯弓着腰,然后我们之间会有空隙,风会灌进来,我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会不断地往你身上靠。还有一次是春夏之交,我们盖着棉被,可是半夜太热,我掀了被子,你怕我冷,又帮我盖上了,可是我又掀开了,你摸了摸我的后背,惊叹了一下(我已经出汗了),急急地掀开被子,用手拼命地帮我扇风。

  高中我们便在了两个不同的学校,不远,但也不近。我们不能天天见面、聊天,那些时间精心培育出来的默契渐渐消去。但你的地位始终屹立不倒,无人可以比拟。

  很多感情,来得快去的也快,但我们,已经稳稳当当地走过了八年。也许就是我生命中的十分之一了,很庆幸,遇见你的时候刚刚好:早一分,也许我们会因为年少不懂珍惜而伤害对方,渐行渐远;晚一分,也许我就遇到了别人,把别人放在放在了心里,没有了你的位置。你看,缘分,是多么的奇妙。这么多年来,我们没有真正的红过脸,也算奇迹了。或是你退,或是我让,所有的矛盾,在隔夜之后总会烟消云散。

  一年又一年,我们既没有什么误会让我们的感情更坚固,也没有什么误会让我们的感情破裂,就这样,淡淡的,走过了一年,又一年。但是那些如水般平淡的岁月里,心事互知,常常聊到半夜两三点。我的心,在这漫长的几年里,向你一点又一点地敞开,感情,就是这么一点又一点地积累了下来。

  又是一个三年,三年后,你在甲天下的圣地,我在著名的绿城。不远,又太远。我们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自己的大学生活。那些琐碎的回忆,会时不时地冒出来,在某个相似的瞬间。我其实没有刻意想你,只是想念会在某个猝不及防的瞬间,席卷而来。

  如今我们已天各一方,生活得像周围人一样,眼前人给我最信任的依赖,但愿你被温柔对待。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