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老汉


  我家老宅的马路斜对面住着一位60多岁的锡伯族老汉。老汉家里开着两间台球室,白天路过时经常可以听见台球清脆的撞击声,看见几位巴郎专注凝神的表情。门前树上听不到鸟儿的鸣叫,屋内也没有喧哗之声,时间在平静、融洽的气氛中缓缓流淌。

  

  老汉喜欢侍弄花草,每天早起后照例扫地、浇花,细细的水珠从喷壶嘴流出形成一道扇形的水帘,把一天的好运和祝福也一并浇灌在令人赏心悦目的花草丛中。老汉浇花时还喜欢放些音乐听,音量不大,有时放轻柔舒缓的古筝曲,有时是曲韵悠长的葫芦丝,还有时是激情澎湃的的士高……每当我路过他家门前时,总要多看几眼这漂亮的、供路人赏识的小花园景色。花草大概有几十种,叶片有宽有窄,有肥厚有纤细,植株高低错落,相映成辉。花园中间种了几株野沙枣树,树下缠绕着连片的喇叭花藤蔓。五月沙枣花开的季节花香满街,十月细瘦的暗红色沙枣挂满了枝头。这些小沙枣其貌不扬,任凭自生自灭,常常被路人忽略,也不见有鸟儿前来啄食,可能怕行人惊扰。老汉的小花园除了冬季,其余三季总有各种花草轮流开放,从不间断,给路人带来清新愉悦的感受。而且这些花草基本上是几十年前的本土品种,像那种纤细高挑、花瓣平展顺滑的庭院花仅颜色就有数十种变化之多,红蓝粉黄,缤纷绚丽。看到这种过去年代常见的庭院花草,不由得引起我对少年时光的怀念与追想,这是一种带有朴素、温柔气息的乡土回忆之花,让人亲切,使人徘徊。沙枣树下的喇叭花到了深秋十月依然绽放不休,紫的、白的、粉的……像漫天星点缀在草叶间,小小的花瓣总是张开可爱的笑脸,藤蔓与沙枣树缠缠绵绵,拨动心弦,撩人情怀。沙枣树身后有几棵小榆树、槐树,仿佛一群童年的小伙伴正围在大人身边听有趣的故事。从台球室旁边的巷口看去,笔直的百米小巷胡杨夹道,家家门前鲜花盛开,巷内居民多为维吾尔族,有时也看见老汉坐在门前的旧沙发上与巷内的白胡子维族老汉聊家常,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要说这条街上的亮点除了老汉的路边小花园外,还有附近一家门前的榆树墙,特地做了个月亮门造型供人进出。老汉家门前的花繁草盛与其他居民门前的单调形成鲜明对比(一般只有行道树圆冠榆)。近几年大街上的花草都统一成了外来植物品种,很多都叫不上名字,看多了也无动于衷,可能是现代气息太浓,仿佛一种紧迫的发展力量在无形中推动人向前走,没有思考,无须留恋。至少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怀旧型的本土庭院花草,那是一种来自心底的柔软与抚慰,令人畅想,会带来宁静、淳朴的乡土味道。

  

  老汉爱种花,我爱赏花,各取所需,其乐融融。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眼界虽不同,但对美好事物的向往与呵护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看到这和谐、温馨的花草香气飘满小街,心中慢慢涌起一股到家的轻松、幸福感。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