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让那一切不可言喻的在未来实现,
  
  
  我会死,可我至少活够并且仍活着,这也就足够了
  我要伫立在那无人问津的巷口,把那美丽重拾,
  我意识到,我不再是我了:我不会笑了,我只回皱眉了。

  那雨在天边划过,留下了,点滴猩红
  我想哭了,可我却要对我说要笑,
  
  那美好的像疵瑕隐匿了起来,

  那不不像雨的味道,却是心在泣漓。
  我要以新的姿态,重拾曾经的落叶,
  那肮脏的眼泪止不住地划过脸颊,我希望,可我更迫切,我能看见琉璃洒出的星火。
  过去的自己愚昧地坐着乏味的琐事,
  
  
  

  
  或许要以个恶俗的无畏,活着。
  
  
  
  
  
  
  对于这些都倦了,我要丢掉过去种种,我要走出虚渺的谎言里
  或许要以个悲悯的姿态,活着;
  
  要怎样呢?是继续懦弱的活,还是放手一搏?
  
  我不会等到肉腐骨枯的.哪怕我魄散魂飞;哪怕我遗忘一切、遗失一切;哪怕我将世界抛弃,世界将我毁灭
  我思虑着,曾经的些许回忆,
  是时候,要好好地想想了。
  
  

  哪怕一切都衰老,哪怕我会让那破碎的琉璃碎片割破那手腕血管,
  也许,他会笑吧;也许,他会哭吧。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