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手一挥,打下了男孩胡乱指的手,说:
  但是,一切的一切都阻止不了青春和荷尔蒙张牙舞爪的飞扬。
  
  赛摇着灵儿的手到:“灵哥,这次你得帮我的忙啊,我可就全指望着你了,你也不忍心兄弟我的初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吧。最多我也让你三件装备。”
  “滚一边去,老娘我不需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想拉着我一起好打马虎眼吗,让我这个治疗来吸引仇恨,你缺德不缺。”
  
  赛极为好奇的问道:“你也是本地人?我打出生就住在老城区附近,你呢?”
  特意选了一个靠里位置的赛,此刻才真正知道了什么自作孽。却来不及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只顾得上使劲牵着两个女生没命的狂奔。
  丁玲看书好像看到某个很搞笑的片段,对着书发出一阵吃吃的笑声。赛更加幽怨的看向张灵,张灵却事不关己般毫不理睬。
  灵儿无奈地道:“你想太多了。你宿舍到了,你先去找管理员领钥匙吧,我们在这等你。等你安顿好了我们再带你去买生活用品。”
  
  
  
  “玲玲,灵哥,这,我在这里。”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伤感日志 > 伤感日记 >

  被男孩称为“灵哥”的女孩不客气的白了男孩一样,说:
  
  
  今年的天气似乎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酷暑难耐,太阳肆无忌惮的挂在半空,暴力地烘烤着一切卑微和伟大。远处吹来的风好像都是刚从火炉里散出来的,让人特别想不管不顾的一头扎进水里,呆到地老天荒。
  
  女孩轻轻地笑着说:
  
  
  女孩享受着男孩扇来的凉风,开口道:“小赛子。”
  
  
  赛搭着张灵的肩膀道:“追你的人那么多,到现在也没见你的春暖花开啊。感觉这东西,什么时候来说不准的。”

诗歌

  
  丁玲看着他们日常般的打闹,习惯般的掩着嘴,低低的笑着。
  赛谄媚地帮灵儿锤着肩膀:“别介啊哥,你是我亲哥,这次你真得帮我。”
  
  午休过后,天府大学的图书馆像往常一样准时的涌入大量的学子,大家都安静而有序的径直走向自己习惯的位置。虽然人很多,却依然因为有序而有一种别样的和谐的美感。这时一个敞亮且2B的声音像平静的湖里的某一个巨大的动物因为生理反应排放了一个巨大的气体,瞬间打破了这份和谐和平静。
  
  
  “再说了,看心情。”

小说

  云层持续着往日的低沉,严实的捂着,吝啬于漏出一丁点阳光,一点也没有春末夏初应有的细腻与温润。让人觉得特别的闷热和压抑,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没有来由的觉得不安。
  正当有的爷们正在想要不要上去教教这牲口什么叫公共场所不得大声喧哗时,张灵已经冲上去,照着赛的小腿就是一脚。

  

散文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