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天天在家干农活,我晒得像个黑鬼。转去二中的第一天,就被一个调皮的男同桌取了个绰号——黑玫瑰。他吃饭没事干,特意写了一张小字条夹在我的日记本里。写道:“黑玫瑰,身材火,气质佳,脸蛋好……虽然穿得土里土气,但还是纯清静美。黑玫瑰,你的字,真的跟你人一样妩媚。在我们班,应该是女子冠军。佩服!唉,无意中偷看了你的日志,真令人心酸……”

  平时,善良的班主任很关心我。他总是问我为什么不上晚自习,他甚至误以为我在谈恋爱。我常红着脸说,怎么可能呢。其实,班主任希望我好好念书。他为了激励我,还特意讲了他念书时的故事。

有一天,晚自习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我没有逃课。所以,去饭店时迟到了一个钟。幸亏,天很冷,我穿了很多。厚厚的牛仔裤,排扣外加宽皮带。

年年岁岁花开雨淋,年年岁岁花谢雨殉。美好的青春,一去不复返。十八岁的雨季不再来。一声声惊讶,一曲曲感叹。风雨过后,总会见晴天。风雨过后,才能见彩虹。

  “黑玫瑰,你没事吧?”厨师穷哥哥关心地打量着我,见我手上拿着水果刀,毫发无损,便舒心地笑了。

  “开就开,老子早就看不惯他了!”

  “千万别!你不怕他扣你工资开除你?”

  但,经年后,再回首,才懂得,生命的每一个季节,都有风雨,都有彩虹。活着的每一个驿站,都有风景,都有春色。

  其实,当混蛋搂紧我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还好,我身上一直藏着那一把“糊涂”老师家的“拿来主义”。更幸运的是,有一个充满正义感的穷哥哥,我又一次幸免了灾难。

  十八岁,人们通常称之为“雨季”。为何?因为,十八岁,是我们由少年变为成年的标志。十八岁,若面临高考,它将是我们成年时的第一个转折点。十八岁,若因种种原因而无法参加高考,那我们将会面临成年时的第一次风雨洗礼。若,如此,或许我们将要独自远行,或许我们将要独自承受,或许我们将要被生命狠狠地洗涤一次。

  曾记得,我只在心里骂了这个调皮鬼一句神经病。然后,就把字条撕碎扔到了天空。那时候,我虽然骨子里很好强,但是胆子还是比较小。因此,自从那日起,我没有再跟他说一句话。而且,我未经班主任同意,就私自坐到了教室最后面。班主任不知情,还把我训了一顿。

  “就**厅的卫生?你说话算数?”

  回到学校后,闷闷不乐的我,开始变得多愁善感了。那时候,我根本不懂得以法律手段保护自己,更不懂得以友情团队链接自己。受再多的委屈,就算心再痛,我也不敢对人倾诉衷肠。从此后,尽管我很想把书念好,但是,书一放到眼前,却总是走神。

  “哈哈!老板娘?叫吧,你越叫我越兴奋!”

  年轮交换,日月翻转。十八岁的雨季,千金散尽不复来。如今,亲爱的同学们都奔四了,沧桑或深或浅地镌刻在我们不再年轻的脸膛了。画卷上那十八岁的雨季,已成为我们永远的铭记。十八岁的雨季,不管曾经的曾经,有多少悲欢离合,有多少酸甜苦辣,有多少风雨洗礼,它将永远沐浴着我们永远的青春。

  几番痛定思痛后,我便强制性地劝自己一心一意地准备迎接高考了。可是,一看到无耻的“糊涂”老师,我就想杀了他喂狗。他一上课,我就反胃。那怕碰见他,我都压抑得慌。就这样,高考,我最终还是拜见了“名落孙山”。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