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喜悦,和平,始终是人类的追求。我也是一个凡人,如蝼蚁一般活着,时间有限,能力有限。岁月无情流逝,从婴幼儿到现在,我知道无法逃避衰老、器官衰竭、重病、死亡,我是地球上循环的一部分。在已经看到尽头的时候,如何还能做到乐观、积极、向上?

有人说,不愿意像青苔一样,因为生命不应该这样一味求长度。

阳光的午后,看完一部电影,读完一些故事,还有不少作业需要完成,这也就是我以为的“好”。这样想着,心情宁静,慢慢饮下一杯单枞。

到了结尾的时候,已没有语言能传达人的幸运,我虽然忝居其一,但要描述自己也实在无能为力。倘若用比喻,说是“镂空的石头”,也远不足形容那种静、那种高超、那种美。不吃不喝、不明不暗、不冷不热——和死一样,比死更强,是慢吞吞地活。

活着,真不是个多难的事,人的求生欲望和能力都是强大的,如果只是想要活下去,怎么都可以做到,比如都市里桥洞下的那些人,那样的环境,一般人忍受不了,但也还是有人能够做到。我有时候走在路边,看到有人就是一床破被子裹住自己,旁边零乱的一些东西,应该是全部家当。对他们来说,选择怎样的活着,是他们的自由,但是肯定的,大部分人都并不愿意这样活着。挣扎在贫民窟里的人们,不是不想走出去,而是缺少机缘。《上帝之城》中的里约热内卢,小孩子都人手一把枪,他们没有任何逃离的机会,而其中有一个人,成为了摄影师,成为那个城市和生活的观察者。

有人奋斗到生命最后一息,到死都住持着一个不屈的姿态,有人早早就对生活缴械投降了,一把年纪了还像个孩子一样活在父母的翼蔽之下。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活法,自己觉得好也没妨碍了无关的人就行,就算妨碍了谁别人认也是没问题的。

矛盾产生于人的欲求和能力的不匹配,产生于外界的要求和自我内在的冲突,产生于不自知和不能自控,产生于内在自我的撕扯。然而“好”,的确过程中“坏”很重要,舍不得崩坏,拿不到好。

进化论真是非同小可!

又有一个故事说:再后来,蟑螂们不满于自己有腿有脚的累赘(何必日夜为生活奔波、为荣誉冒险?为争夺异性不惜残废地大动干戈?),于是一个早上,全都变成了青苔。据说,连火星那么严酷的环境里也有它们一动不动的同胞,现在,足够拥有一种宇宙性的骄傲了。

“好好地活着”是一个概括性形容,而每个人对“好”的定义不一样。有人渴望成功,被万人簇拥,有人希望探究科学真理,即使和世俗生活完全不合拍也毫不在意。有人追求财富,为此甚至出卖自己,有人希望拥有自己的家园,老婆孩子热炕头,平平静静也是一生。

有人说,从中读出了生命的坚韧,只要活着就好。

我有次在微信图文里分享杨炼的一篇短文《山?第六》:

这才叫“不可说”之境!

有一个故事说:后来,人统统变成了蟑螂,就是从柜子木缝儿里探头探脑、溜进溜出的那玩艺儿——可别小看,它差不多是惟一熬过了好几次冰河期,不仅活下来,甚至连体形都没大损坏的虫子——生存能力之强,绝非看上去漂漂亮亮的人类敢望其项背。

我相信可以。因为我现在明白了,生命在于体验。从开端到尽头,这是固定不变的路数,然而这个过程,每一个个体,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生命体验,都是独一无二的。人的多样、世界的多元,如果能够认清,也就会更容易明白自己。明白自己是独特的生命,虽然也会有人类共有的欲求,需要合乎人类的相关规律,但是毕竟,内心的丰富体验,仍然是有异的。

有很多回复。

你别误认为他们死了,仔细瞧瞧,整个星球在改变颜色!

我自己的看法,是偏向于后者。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