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秋来得太快罢,我触摸风的衣衫,在这阴云的高原。

  一把琴一个身影,漫无目的地游走,是什么让我遇见了你——青海土族姑娘,从此,那天边的风奏响了一曲悠远的属于思念的歌。

  你——十七岁的模样,笑容和你的衣衫一样,那么五彩缤纷,脸颊抹一抹高原红,宛如彩霞,在羁旅人的心里翻滚。

  从来都是向往着的,在青海游走是我对高原的深深的憧憬,这是来自远远又很近很近的心灵,是源自灵魂的情愫,当一片落叶在我的梦里滑落的时候,眼泪成了我追梦的汗水,没有兑现的承诺永远是昨夜的梦,现在它——是一个现实的亘古。

  你——一个青海土族姑娘,十七岁的模样,笑容和你的衣衫一样。

  早就听闻了高原的能歌善舞,仅仅是你裙摆一弄,就如青稞酒般沸腾了我的血液,迷醉了我的虔诚,在似梦一般真实的漩涡里,想伸手去触摸你的名字,我却看不清脚下,看不清远方……

  不是你一口流利的汉话,我从读不懂高原的风情,来自陇南的游子,或许就会迷失在异乡他方。你——那可爱又纯朴的眼睛,是高原的风,是——风里的高原。

  早在夏日,我便收拾行囊,一路跋涉,此刻邂逅你,在这秋初的高原的石阶路上,不紧不慢,而这一刹那的偶遇,尽是思念。分离后,风吹起了你的裙摆,五彩缤纷的衣衫,像彩霞……

  徒步的旅行,叫我知道了信仰的重量,那些丈量着来生的人们,在高原的额头,已经习惯了高原的风。而我,却奢望着追逐着吹不尽的凉爽和与土族姑娘的再次邂逅,无时无刻不期盼着那个裙摆,在风里,我看不清脚下,看不清远方……

  当我的脚步穿梭在遇见你的秋初的高原的石阶路上时,他们说你是土族姑娘,因为土族姑娘有着和你一样的裙摆,五彩缤纷,像彩霞……

  忽然,耳旁飘起了那首《在那遥远的地方》,犹记得,有个美丽的故事在西藏,歌王王洛宾老先生的卓玛永生永世地在他的歌里,在骑着马走过的牧场,在洁白如云的毡房。

  而我,拿起琴,对着风,唱起了——“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而这些,不过只是,秋初,我遇见了高原的风……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