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什么时候,身边的一切,像是不问世事的浮云,残风一卷,消失的干干净净。家?永永远远,只有孤零零的我,和深夜而归的父亲。家?真真切切,只有来不及离开,和寂静无声的孤单。又是什么时候?平凡的我,厌倦了一个人。深夜的浓墨重彩,寥寥几笔,随着黑暗,坠入了无尽的深渊。

  面对曾经我所珍爱的,好似避若蛇蝎。这一面最灿烂,那一面就更黑暗。谁都有面具,所以,欺骗,伤心,痛苦,却交织成了最假的笑。心在流血啊,我在笑啊!我祈求,哪怕被拆穿,被伤的鲜血淋漓,我只想看到最真实的我。可我拙劣的演技,换来的是她们淡淡的笑,好似旁观者的不屑。也许,我不曾被人在意过啊?所以,我只能在生活的舞台,扮演一个不起眼的角色。

  在光明的角落,只要伪装,哪怕身处地狱,在外人看来,也是完美的天堂。我们所谓的坚强,只是泪水流干了。我们所谓的坚强,只是除了自己,没有人为你勇敢。

  阳光深处的阴霾,褪去了悲伤,连痛也是奢侈。千万次被伤害,千万次爬起。对于坠入深渊的灵魂,光明,突显的多么可贵。流云般虚幻,灰烬般飘渺,为什么?一份不带给对方伤害的爱,支付的代价,我都承受不起。什么时候,痛苦掩埋了希望,脆弱的不堪一击。

  我剪了短发,但过去的一切却不能断的干干净净,太阳落了,夜又降临了。今晚,能不能做个好梦?我不知道,也未曾想知道。梦终究是梦,虽然现实残忍。但自欺欺人得来的幸福,我更愿意被真实,伤的遍体鳞伤的世界。

  我确实变了,但不知是更好了,还是更差了。我依然是一个人,我的生活依然毫无生机,我的世界依然黯淡无光,我的一切依然如旧,但我看见了阳光深处的阴霾,混乱的很,黑暗笼罩的我,仿佛是一面破碎的镜子,折射出的希望,寥寥无几,但碎裂的光芒,圆了我一个精彩的梦,哪怕,只是梦。

  我会笑了,我会报以微笑回敬我的父亲,哪怕父亲总是深夜而归。

  剩下的夜不能寐,我才知道,原来灯红酒绿的繁华毫不比绚丽的彩色光阴差了几分。夜,有时真的很美,哪怕不在闪烁的繁星,也是少女们的美梦。

  被充实的灵魂,萦绕着岁月,接受了雨露的滋养,在心底疯狂的滋长。原来,我就是我,不曾变过。

  岁月静好,我在笑。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