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街灯昏暗的照着通往看不见的远方,天边一片月光透过树梢滴落下来,好似一点希望萦绕着。寂寥无人的公路上忽然传来一阵哭泣,只是隔得太远以至于看不清那个女孩,只隐隐约约听见“当初我怎么那么傻……”

忽然想起老家有座桥,桥上有一家买瓷器手链的地摊,情人们总要在这买上一对手链,然后互相交换雕刻上对方的名字,以此来安慰飘渺的爱情。现在呢?或许早就摘下了廉价的爱情,戴上满手的炫耀了吧,也或许终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吧。暂且不去评论他们的爱情孰是孰非,至少他们在心里留下了年少的纯真。那里叫“情人桥”。

老家山茶花又开了吧?是不是该带着流浪的梦回去看看?或许你可以用纸币折成玫瑰吧,寂寥时还可以洒上一点冒牌的法国香水。花开一时,可你的玫瑰随时可以绽放在你的指尖,只要你想要。可子非花,安知花之愿,可能她也想盛开在群山之巅,牵着最初的那个梦想与子共鸣吧。

白天忽见球场旁的樱花早早就凋落了,只留下接不出果实的花蕊摇曳在风里。明明属于三月花开的你,为何早早就凋落了?是等不及三月的阳光了吗?还是厌倦了一成不变的季节交替了呢?你以为你洒满满地的花瓣就创造了一个春天吗?其实你不知道满树金黄的银杏比你更美呢!

朋友,你是在尴尬你早就被这迷雾般的红尘蒙了双眼,迷了心灵吗?放下那些包袱,回到最初的地方看看吧,那里留着你最初的梦想,那里埋葬着你丢弃的手链,她在情人桥下等着你回去呢!

无奈还是听不清,回到电脑,视线边缘一本马克思基本理论忽然让我想着,或许马克思也曾受过伤吧,才有了辩证唯物主义,才和唯心论划清了绝对的界限吧?也对啊,这个社会还允许独立于物质之外存在的感情吗?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