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就这么飞快地走掉了,好的坏的都不会等你。转眼我们已经毕业很多年,都在不同的城市有了自己的家,只是偶尔还会在宿舍的微信群里喊喊对方的绰号,撒娇说女人我好想你们啊!
我们在同一个宿舍住了三年,中间大概我也剪掉过长发,但大部分有头发的时间,都是梦梦帮我扎辫子,我从不用自己动手,每天只要乖乖地伸着脑袋等她伺候就行。后来宿舍里面的其他伙伴要争夺洗漱位置的时候都骗我:快去,梦梦等着给你梳头呢!
到了大学,就那么幸运,我又遇到了另一个愿意帮我梳头的姑娘小安。大学课程少,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在宿舍睡午觉,所以她一天要帮我梳两次头,而且是变着花样的那种。大学四年,我就像重返幼儿园一样,起床拿着各色皮筋,等小安像幼儿园老师一样,帮我扎出不同的款型来。
所以我内心对那些长发飘飘或者扎着漂亮马尾的姑娘都特别羡慕,后来终于被我逮到独立自主的机会,高中住校,两周回去小半天,谁有空管我什么头型?我便擅自做主留了头发,也这才知道,原来扎辫子还是个技术活儿,紧了勒头皮,松了容易散,而且“扎起来”和“扎得好看”之间还隔着十万八千里。
小安热情奔放,喜怒哀乐都在脸上,好打抱不平,人长得小巧,却充满正义感,我们宿舍谁有麻烦,她都是主动跳起来的,被宿管阿姨没收了热得快,被别的宿舍抢了晒被子的地盘,放在楼梯间的热水瓶被别人拿错,逃课被点了名……总之,她能帮忙的,绝不会推脱。
那是小安为我抱不平的开始,后来她自动把七七拉入了她的交际黑名单,虽然之后我和七七再无交集也无恶战,但那个纯真率性的小安,是那段黑暗日子里像枴杖和火把一样的力量。
后来很多事我都想不起来,唯独记得那天雨后香樟树的味道和她的样子。还有就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有段时间我们班主任清理班级秩序,狠抓早恋,在我们宿舍偷偷拿走很多同学的信和日记,而她的那些,在我因为另一件事被叫到办公室的时候,班主任当成反面教材给我看了。
我一跑开,就听见身后咯咯地笑作一团。
小安还大声对七七喊了一句:某些人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吗,有你这样的好朋友吗,太过分了!
那里面记录了她的初吻,第一次心动,以及很多少女的秘密,我回宿舍的时候也不知道怎的就哭了,对班主任那么做简直不能原谅,好像是自己的心事被偷看了一般。
对于我在这方面的低能,同宿舍的小伙伴看不下去了,那个全班最好看的女生梦梦于是成了我的私人发型师,每天早上她从上铺爬下来,盘腿缩在我的下铺,我把皮筋梳子准备好,她三下五除二,帮我扎起一只漂亮的马尾,我这才能屁颠屁颠地爬起来去教室。

大三的时候我经历了一次失败的恋爱,我的好朋友七七背着我偷偷跟我的男朋友好上了,而且七七就住在我们宿舍斜对面,直到我无意看到他们俩的短信,才知道原来我的人生还有这样一道坎。
我们毕业之后不在一个城市,之后很少见面,也鲜有联系,那个曾经每天都帮我梳头的姑娘,就这么走散在人群里了。
我清楚地记得真相被捅开的第二天,我接待着各路来安慰的人马,哭成了白痴。小安小脸气得通红。
是啊,散落在这个世界上的你们肯定也不知道,在我们分别后的日子里,每次我喋喋不休跟别人说起这些往事,都是我在心里深深地想念你们!

是啊,那些快意恩仇相互陪伴的日子都成为过去了,我们的生活里早就有了新的朋友新的伙伴,也还是有很多人因为看不下去我梳的辫子那么难看帮我梳头,每次我都会讲同样的故事。

在上高中之前的十几年,我从未留过长头发,小学时是男生头,初中是马桶盖,不为别的,就是我妈怕麻烦,她自己从小到大都是短头发,根本不会梳辫子,更懒得在我的发型上浪费时间,用她的话说,有摆弄那几根毛的工夫还不如多睡会儿呢!
再后来,这事儿就过去了,我像鸵鸟一样怂了一段时间,又开始每天拿着梳子头绳去小安床上梳头,把自己弄得雄赳赳气昂昂去上课,闲的时候跟小安去逛街,打耳洞,吃火锅,看电影,她喜欢吃甜不辣和樱桃,直到很久很久之后的现在,每次看到这两样东西,我都会想起她。

而且,我那一盒子的头绳很多都是小安帮我买的,有饼干样子的,星星样子的,蝴蝶结的,kitty猫的,球球的……不知是不是一直能够遇到愿意帮我梳头的人,直到现在,我仍然不会自己梳出漂亮的辫子来。

那时我们学校还没有建新房子,条件很简陋,厕所位置少,早自习从五点多就开始,时间特别长,所以我们都喜欢在中途跑去上厕所,一是人少,二是可以溜出去玩一会儿。我和梦梦便每天都在距离下自习还有半小时的时候结伴溜去上厕所,我对高考前的一次印象特别深,那天她穿一件蓝色的波点卫衣,姜黄色的灯芯绒背带裤,刚刚下过雨的早晨,她走在我前面,却是面对着我,倒着朝后走,两只辫子用彩色的透明皮筋绑成糖葫芦的样子,一张圆脸,弯弯的眼睛,那画面就那么刻在我脑海里了,因为,那一刻我心里突然升起很深很深的不舍,也是第一次感觉到,离高考只剩几十天,我们即将离别。
七七以前跟我很好,有些零碎的东西放在我这儿,偶尔也会送我一些小礼物,小安气呼呼地跑到我桌前,把所有沾着七七气息的东西麻利地统统收了一包,然后蹭蹭蹭跑到七七宿舍门口,.哗地全部摔在地上,那些曾经让我开心喜欢的毛绒玩具,笔记本,小摆饰,全部散落在走廊里,跟我们的友谊一样散落一地。
我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件事,一直到现在,就像保守着自己的秘密。
你知道吗,我上学的时候都是宿舍里的姑娘帮我梳头,梳得又漂亮又舒服,我从来没有自己梳过头,她们都可好啦……
小安的床位最靠近宿舍的总开关,所以每晚关灯的都是她,接电话的也都是她,后来每天睡觉前都把电话拖到她床上去,如果是我们其中谁的电话,她接了便喊我们,我们钻在她的被窝里,聊啊聊啊,她从不嫌弃我们。
除了发型师,我和梦梦还是专用厕所搭档。如果你的学生时代都没有一个愿意无条件陪你上厕所的人,简直没有童年和少年。
但我生性软弱又相信命运,兀自伤心崩溃也不肯去撕逼,只会自己演演内心戏。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