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在睡梦中有人敲打窗外,正奇怪?推醒先生,说有人访。大声呼问,寂静无人。正诧异谁敲后窗?后窗背山,山后大树,谁来敲窗?不过这样一敲,便无睡意,一看也是九点多,在城市这样时点正忙碌穿梭。见小儿也醒,便穿衣着服。又听敲窗声,带来啾啾鸟鸣。疑惑顿开,原来是鸟儿问好!心生大喜,让小儿过去问好,真是好有意思的早安!

  其实,我心里惦念着樱桃花开。今年立春早,所以这个季节的四明山己是樱桃花开,满山遍野,屋前屋后,残墙断垣,石阶路边,处处是它们的花影。我甚是奇怪,这如水晶似的樱桃,晶莹剔透,透着诱人红泽,使人不忍下口,只愿欣赏。这样樱桃的树木却是不挑不捡,不卑不亢,无声无色。它们或一队队,成群结伴,却又严然有序,在山野,开得热烈热闹。没有桃之夭夭,没有梨之洁白,白中带腓,似白似粉,如绮如霞,衬着远山近峦,大片大片,不容漠视;或三五二株,老屋旧墙,欢言笑语,迎来送往,山村人家,烟火花浓,安然如泰;或在水一株,临水照花,遗世独立,风姿卓越,自成风景。

  我是喜欢这样的四明,素颜静然,云雾萦绕,非诗非画,却是胜诗胜画!无声无息,却是胜过千言万语!。

  在这样的烟雨季节,山村寂静如素,听着雨落石阶,一个人赏花听雨,偶有路过村人,识与不识,安然微笑,无人打扰。我或蹲或立,或仰望或俯视,花中带露,摇摇欲坠。我便或嗅或亲,嗅着无味,亲着那水珠儿便毫无防备地滚入口中,冰冷透凉,咕噜一声,无影无踪。哈哈,人间芳华自腹中,不成佛来便成仙!

  我这人是个矛盾体,喜欢通体地热闹,又爱极如寂的独处。趁着还末上班,便去我喜欢的四明山住几曰。

  回来路上,也问先生,有朝一曰,此山此地,粗茶淡饭,素颜布衣,可好?先生笑说,有你相伴,愿可长住!原来这荏苒时光,抵不过一句,有你相伴,已是百年!

  去龙王庙路上,汪汪小狗同行。狗通人性,见我摇头晃脑,吱吱言语,亲热异常!我想我不过也一年一二次来,它竞是识得谁主谁客?我一声汪汪往下,它居然在前带路往下,引得小儿拍手大笑!一路上,一人一狗,连蹦带跳,寂静山林,翠竹润珠,更是惊落一地!到龙王庙,只听涧声如鸣,溪流成瀑。这小山小庙,却有峰回路转之韵致,有惊鸿一瞥之悬念!在这样的小庙,念着心经,耳伴如交响乐般的溪声,心静如斯。不问世事,不慕繁华,青山秀水,相伴相守,便是知足!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