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允自己一身俗气,悄悄入人群?

  谁允自己掩去本心,随波逐流?

  谁允自己一心流放,肆无忌惮?

  繁华城市中,一身粗布麻衣是无能。于人踩人的工作单位中,一世无争注定饿死。高层管理间,不会奉承只有挨骂。朋友间无条件付出,最后无止境地索求。爱人间许诺的久远,不过是当时心情下的一句笑语。

  然而,没有人愿意一直当个碌碌无为的人,喜欢被践踏,天天被责被,不计收获地付出,自欺欺人的爱着。

  我们都喜欢童话,却偏偏活在了现实里。

  或许,这就是生活,从一张白纸的我们,一点点地被篡改。在未知的时光里,顺着生活不停地雕刻自己。有谁长成了自己喜欢的模样,又有谁早已面目全非?那些说了告别的人,最好再也不见。

  前阵子一个人跑了一趟深圳,遇见了他。满心愁惆不知如何面对时,他却还能言笑晏晏地和自己打招呼。原来,所有的预想并非是自己脑海里刻画的模样。突然很后悔来这座城市,看到他。我以为最美好的记忆,应该是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光。或许,是现实背叛了自己,是时间改变了我们。

  回想这两年里,走了很长的路,尝过的那些幸福,悲伤,热闹,全都剩下了平凡。看多了离别与背叛。总是手捧着自己满手的泪水不甘地向前。像一个孤独的旅人,在清晨薄雾中踽踽独行的浪者。我所持有的风景,却只剩心中的日月,山林,草木。尽管我如何随性而为,自由放纵,却永远走不出这心城里的牢笼。

  普罗米修斯在高加索山被束缚几千几万年毫无怨言,日复一日地忍受被鹰叼食他的肝,还依旧愿意去爱着他所爱的人类,并且甘之如饴。

  有人评论,爱是一种痛苦,也是一种荣耀,一种敢于去承受痛苦,敢去爱的荣耀。我并不是很理解这种荣耀,于俗人一个的我,不愿承认自己无能,不愿活在没有尊言的世界里,被人指着鼻子骂,不会奉承,不会轻易付出,从无索求地爱,慢慢地变得心灰意冷。像个孩子一样只要痛了,就会放手。

  我是俗人,一身的俗气。我是俗人,却不愿随波逐流,阿谀奉承。我是俗人,我只是想要守住本心,随心而已。可是,却有那么难?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