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痴狂

  C姑娘对盐说,你太勇敢了。

  

  她只以唇角微扬作为回应。其实她心里知道,她并没有太多勇敢。

  

  22岁,盐离开G大。去了向往已久的北京。以文字为生。并结识了家河。他们有着相同的兴趣,尽管盐不喜欢家河玩游戏。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是短暂的,不到二百天。却足以令盐铭记一生。她现在还记得家河脖颈间散发出来的味道和他那双温暖干燥的双手,以及他睡觉时蜷缩的双腿。他俩睡觉时的姿势是一样的,都是靠着墙向右侧卧。他们都是没有安全感的人,他们也都明白在对方身上看不到自己的将来。尽管他会抱着她在冬日的艳阳里睡去,他抱得很紧,怕盐走掉。盐很多次醒来都发现家河的双臂还在环绕着自己,他太爱盐,也知道盐真的不能拿到太阳下面晒。

  

  就像他们的爱情,见不得光一样。等盐坦白之日,即是他们分手之时。

  

  盐永远也忘不掉2015的农历年。她不想看到电视里男女主角不告而别的桥段在他们身上重演。所以,她告诉了家河。她要离开北京。

  

  家河没有告诉盐他是扒着火车来的,他只说他一条腿站着,在车厢里呆了一夜。

  

  盐从没说过爱家河,但想给他生个猪宝宝。一百九十五天,家河从没有真正进入过盐的身体。盐不想太早步入婚姻,她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家河以为盐可以在她爸爸面前歇斯底里地咆哮,可她没有。她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

  

  没有拥抱,没有吻别。家河迈着矫健的步子,消失在正月的冷风里。

  

  进北京西站前,盐望着周围的一切,她想,还会回来的。

  

  都说相思不如相逢好,却未必都如是。

  

  今年四月,盐知道家河登记结婚了。家河等过盐,以为她会回京寻他,却总是失望。最终,倦了。家河的妻子是沅沅。

  

  一年半的日子里,盐时而振奋,时而颓荡。深夜里,她听得见自己喉咙里吐出的火星文。那是家河的名字。她想他,却不能见他。

  

  24岁生日过后,盐请了假。买了去北京的车票,她想快速飞奔到家河面前。她幻想了无数次他们重逢的画面,她以为家河会在北京站等她。可以为终究只是以为。

  

  她暗下那串烙印在心底的数字,对方挂断。她再按,又挂断。

  

  家河在北京吗?端午节回家还没返回北京吗?他没下班吗?还是他的妻子在身旁不方便接听电话?

  

  过了一会,一条短信发来。只两个字:等等。

  

  盐安静下来,等着家河的回信。终于电话铃声响起,喂?怎么啦?

  

  你在哪儿呢?

  

  车上。

  

  地铁?

  

  公交。

  

  我想见你。

  

  你爸同意你在北京了?

  

  没有。只想见你。

  

  恩。。。。。。我说,没这个必要了吧。我都结婚了,这样我会觉得对不起我老婆。说真的,端午回家前我还没坚定信心,但这次回家我想,她就是我一生要照顾的人了。

  

  就是想见一面,我又不闹。盐变得哽咽起来,你别让我恨你一辈子。

  

  真的,没多大意思。已经晚了。的确,我曾经深切的爱过你,可现在我眼里有了别人。。。。。

  

  后面的话盐不记得了,她觉得这几个最平常的字串在一起的句子,如此刺耳,一个耳光般打在她的脸上。呵呵,现在你的眼里有了别人。不能怪你,怎能怪你呢?就算恨你也不会怪你。

  

  盐是一个喜欢纠结字眼的人。她以为媳妇儿和老婆是不一样的,家河以前都叫她老婆。她听见家河在电话里称呼妻子为媳妇儿。盐痴傻的以为,家河还是爱她的。直到这次听到家河称呼沅沅为妻子。

  

  妻子意味着责任,意味着一生的相守,意味着陪你到白头。盐失败了,败给沅沅。沅中有水,而盐没有。也败给自己,她来的太晚了。

  

  恨又能怎样呢?无非更清楚地记住一些人罢了。

  

  又来到那个熟悉的村庄。昌平的小村庄。她小心地迈着步子,眼神飘忽不定。她怕别人认出自己,也怕自己认出别人。就这样,在夜市里走了将近两个小时。而那最熟悉的地方,盐是不敢靠近的。她身上的火焰能把一切点燃,她怕伤害别人,更怕自己陷在情冢里,挣扎一辈子。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