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那年,风陵渡口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只恨我生君已老,断肠崖前忆古人。这也许是襄儿此生最好的诉言。

  

  --------题记

  

  十六岁的那场花事,风轻云淡。没有山盟海誓,却依旧刻骨铭心。风陵渡口的那场相遇,仅留三枚金针,却是一世情长。

  

  只希望当时我不曾来,你不曾老,那该多好。只是那年冬月,饮罢了风雪。初到风陵,已黄沙漫天。身背长剑的他,已有白发飘飘。英气未减的他,仍然傲视群侠。

  

  谁在一念间就默许了三生,谁在不语中就寄望了明月。庆幸这场迷奇的相遇,但也感叹岁月的无期。童真的少女未免情窦初开,但对龙儿的情感可应日月。一句“祝杨大哥与杨大嫂早日重逢”,其中些许包含丝丝无奈,但是最真诚的祝福。

  

  襄阳城的那场烟花,给她一世的灿烂。或许在某个风餐露宿的夜晚,仍想有一场那年一样的烟花,重要的是他也在。

  

  明月在天,清风吹叶,他走了,一去无踪,只留下一句:“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给她留下无边的惦念。君可知有一女子驾青驴,访遍名山,为的是一场来自江湖的相逢;君可知有一女子终身未嫁,长伴青灯,为的是风陵渡口初识的一世眷恋。

  

  油尽灯枯的岁月,无端寻觅过往的片语只言。独怜幽草的江南,将飘飞的思绪漫卷。绝情谷衍生的断肠,年年没有人采摘。驿外落英缤纷的断桥,没有人来去匆匆,只剩疏影摇曳。洗净纤尘的旧梦,只在记忆的小舟里飘荡。难解相思的眷恋,荡漾在无边的苦海。

  

  少林的一场相遇,冲不散前尘往事。若风陵渡带给她一个伊始,少林寺给她的是一个顿悟。她忘不了神雕侠英俊的面孔,她忘不了神雕侠一句柔情的“小妹妹”。三枚金针或许是对这情感的无奈,三丰的法号更像是命运的安排。

  

  走遍名山大川,峨眉山最终是她生命里的归宿。猜想她没有惋惜,她也不必惋惜。那个叫大哥哥的人惊艳了她那段清浅的时光。相信时光会记得,那年在心底开过的美丽,她会温柔相待。相信风陵渡属于她独有的记忆,循环往复。

  

  岁月无言撰写的诗歌,兴许是他们间最好的结局。一个携侣淡然江湖,一个伴青灯黄卷许愿。经年以后,相逢于江湖,还能称一声兄妹,把酒言欢,持羞畅谈。

  

  她的弟子号叫风陵,是经意还是刻意,我们无从揣测。但在她心中,大哥哥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无关痛痒,却深深不忘。或许那一声风陵,能触起那无量岁月中的一片尘迹。或许那一声风陵,能换起大哥哥前生的记忆。

  

  峨眉的某个角落里,应该还遗留着神雕侠赠予的三枚金针。峨眉山的某个寂静的夜晚,禅房还会升起为神雕侠常留的一柱清香。

  

  十六那年,风陵渡口。记忆依旧清晰,回忆仍然美好。念一声“阿弥陀佛”,道一声安好。

(责任编辑:qq日志大全网)